黑龙江快乐十分爱彩乐|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
欢迎光临-美容院化妆品直卖网-惠美购商城官网   收藏惠美购商城
惠美购?#22836;?#28909;线
当前位置: 惠美购首页> 你还记得第一个送你护肤品的男孩吗-回忆系列(6)

你还记得第一个送你护肤品的男孩吗-回忆系列(6)

2015-10-06编辑:惠美购商城 1225
你还记得第一个送你护肤品的男孩吗-回忆系列(6)你还记得第一个送你护肤品的男孩吗-回忆系列(6)

你们还记得第一个送你护肤品的男孩吗?如果记得,不防停下来想一想,他有着怎样的笑容,他曾经多么期待给你惊喜,多么渴望在很多的人群中,你能偷偷看上他一眼,哪怕只是一眼,也足以让他高兴坏了——

我就曾遇上这样一个男孩,在我十七岁的那个?#21738;?#22312;我还未长大成人时,他就那样?#22238;?#30340;,一声不响的窜进我的生活,用满满的笑容,迎接和我的每一次偶遇,每一次相约,每一次共处——

那个星期的摸底考试,我考得很好,考了全班第二名,全校文科班第五名,而华大概是受了那些流言蜚语的影响,破天荒的跌出了我们的班前五名,一下子落到了第十一名,班主任很是着急,我好几次都见他?#19968;?#35848;话,有一次甚至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小心翼翼的问我是否发现华最近有什么异常没有?我摇头,说我不怎么关心她的事,所以无权发表任?#25105;?#35265;;班主?#26410;?#27010;是脑?#26377;?#36887;了,居然拜托我,叫我作为同班同学,好好关心华,好?#27599;?#23548;她。我用了好几分钟才把班主任他老人家的话消化掉,旋即就把头摇得拨?#26031;?#19968;样,不失?#34987;?#30340;小小的威胁了他一下,说老师你要我去关心华,开导华是可以的,但下一回考试恐怕不仅仅是华,连我都得跌到第二十名去,然后我们两个成绩一路下跌,再也没有翻身的日子了;听我这话,我们可怜的班主任果然不再说什么同学友爱的大道理了,毕竟对他而言,学生的成绩更重要。

那一年,张信哲那首《过火》的歌曲红遍大江南北,每一回我们上完下午的课,在吃晚饭的那段时间里,学校的广播室里总是放这首歌,通过那个大大的喇叭,将阿哲的声音散播到学校的每一个角落,我有时候听不得那样的音乐,尤其是在那次吃完晚?#36141;螅?#24403;我捧着厚厚的习题册走近教室时,因为是晚饭时间,所以教室人不多,只拿眼睛一扫,立刻?#28034;?#35265;两个人,一个是华,一个是他,这是我所知道的,那小子第一次踏进我们的教室,尽管后来班上有好多同学跟我说,之前他来过我?#21069;?#24456;多很多次,因为我?#21069;?#26377;他在高一没分文理科班时的同学,可那时我从来也没有注意过他,所以就把这一次当作第一次好了——

他们两个坐在一起,好像在?#33268;?#20160;?#27425;?#39064;,偶尔还能听见他们蹦出几个英语单词,真是的,本来是一对绯闻男女,也不注意点影响;我的座位在第三组的第二排,而华的座位在第二组的第四排,其实只隔两个位置和一条窄窄的通道而已,老实说,当时我的?#37027;?#26377;那麽一点点的小复杂,但还没有?#29616;?#21040;影响我学习的地步,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抽出几何练习册,专心的做自己的作业,那时夕阳西下,有清凉的晚饭从半开的玻璃窗徐徐的吹了进来,我正画着辅助线,忽?#25442;偷?#30340;笑声钻了过来,又听那小子说什么一次考试没?#24049;茫得?#19981;了什?#27425;?#39064;,下次?#24049;?#23601;行了之类的话——

就那样的,心里忽然一空,手中的?#34917;?#38543;之也打了滑,一圈下去,刺破了练习册的纸张,我从小就喜欢会笑的人,一个有着温暖笑容的人,总是会吸引我,我小小年纪?#26412;?#26366;在哥哥姐姐的引导下想象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孩,应该就像那小子一样,有着干干净净,温暖笑容的人,这世上所谓的一见钟情,其?#30340;?#23545;象是在你潜意识中潜伏了很久的人,你一直在等待却不知道,直到他出现了,你才会恍然大悟,哦!原来就是他了。

但现在,吸引着你的那个人却跟你此生最讨厌的一个人坐在一起,几何作业是有点难做下去了,我从书桌里抽出历史课本,决定温习一下中国古代史,正翻到项羽火烧阿?#25239;?#37027;张插图,我心里喷的一下也点起了一把火,拿起?#30452;剩?#21047;刷两下就在本子上画上了两只大王八,又想着用什?#26149;?#39030;红,断肠散,七步倒之类的东西对付这两只大王八,但光靠想象有个屁用,而且那两只大王八就那样可恶的趴在我的本子上,用它们那两对贼兮兮的绿豆眼对着我,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又将那张纸撕了下来,扔到书桌上,自己跑出去看宣传栏里无聊的通知,临到快上晚自习时,我这?#24597;?#33150;腾的回到教室,还好,那小子走了,我长吐一口气,?#24613;?#23558;那张画上乌龟的纸扔掉,谁知到处找都没看见,问同桌,还有前后桌的同学,他们都?#24471;荒茫也?#24819;了半天,最后只能?#35328;?#20219;推到风身上去,虽然我知道风姑娘其实是无辜的。

第二天下午,当?#39029;?#23436;晚饭再次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时,却见到鬼了,原来那张乌龟的画?#25509;?#22909;端端的出现在我的书桌上,只?#36824;?#30011;上多了一个太阳,一丛小草,一条小溪,还惟妙惟肖的画上了五六个乌龟蛋,其中一个乌龟蛋甚至破了壳,伸出一个贼头贼脑的小乌龟脑袋来,我贴着那张纸看了又看,扭着脑袋四处寻找?#36164;鄭?#36825;时教室人并不多,没有一个像是能跑到我这里来乱涂?#19968;?#30340;同学,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两节晚自习,第三节晚自习时,老师忽然宣布,要从班上选几个同学去参加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,先参加学校的考试,再参加县里的考试,成绩好的同学这才能代表学校去市里参加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,我和华还有另外八名同学当?#26412;?#34987;选了出来,带着文具,到学校的礼堂去考试,等我们?#31995;?#26102;,别的班里的同学早就坐好了,学校礼堂的?#30772;?#26377;点像国民党关押爱国人?#32771;?#29425;?#36276;?#30340;那盏探视灯,照得人全身上?#38706;?#20937;飕飕的。

这样突然的考试,弄得我们措手不及,也许学校那些阴险的老师们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,就是要我们没有?#24613;福?#36825;才能检验出我们这帮可怜学子真正的基础,?#19968;?#20044;龟画习惯了,一坐下,脑袋下意识的四处伸了伸,要不说怎么叫不是什么不聚头?#20800;?#26524;然又看见那小子了,我发誓,这一次是他先?#27425;?#30340;,不是我先看他,他照样没心没肺的冲着我笑,白森森的牙齿,很没心肝的样子。

我大力的收回自己的头,老校长就站在我们前面,先是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场面话,然后就是发卷子,我大概看了一下题目,简直是难得要死,要不说怎么是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卷子?#20800;?#36825;一场考试,考到?#36865;?#19978;十一点多,到最后老师收卷子时,我还有两?#26469;?#39064;没做,?#36824;?#22823;?#28082;?#20687;都考得一般,这么难的题目,给鬼去做,只怕也能把鬼吓成大活人,想到自己还有一堆作?#24471;?#20570;,英语磁带也好久没听了,真是气馁得很;有同学过来跟我一起?#33268;?#21018;才考试的题目,?#20063;?#33609;跟他对了几道题目的答案,正在收拾自己的文具时,身后忽?#36824;?#36807;一丝冷风,?#19968;?#36807;头去,果然看见那小子站在那里,我皮笑肉不笑的冲他点了点头,他说一起走吧!

我说随便,你要跟我去女生宿舍吗?他笑了,说只要你欢迎,我倒无所谓;我本来想阴险的将他一军,说我不欢迎,某某人会欢迎的?#22351;?#21040;底还是脸皮薄,说不出口,他?#27425;?#27442;言又止的样子,脸笑成了一朵大红花,我最看不得他这样笑了,我那时年纪小,抵抗力不知有多差,他一笑,我心就慌,又怕旁边的同学看出什么?#22235;?#26469;,这一心用到几处地方,连什么时候走出学校礼堂的都不知道,外面的晚自习早就结束了,但还是有用功的同学点起蜡烛,坐在教室里夜?#31890;?#26657;园里本就安?#29627;?#34924;着这样影绰的烛光,跟白天简直是另外一处天?#20800;?#37027;小子一直低着头,也不说话,我好奇的问他,你是在看自己的鞋子?#20800;?#36824;是看水泥地啊?

他笑出声音来,说我看看这地上有没有乌龟爬过啊。我知道了,那乌龟蛋是这小?#26377;?#19978;去的,于是老实不客气的反击他,说我身边不就有一只会笑的乌龟吗?他跟我装糊涂,说什么生物学家研究过的,乌龟是不会笑的,生物界会微笑的有?#30007;┠男?#21160;物等等。听他胡扯,也不知道会扯到哪个猴年马月去,但是很奇怪,我一点也不?#24120;?#20063;不生气,我说过的,我从小就喜欢会笑的人,若是有温暖笑容的人跟我走在一起,我心里不知有多么的高兴。

只是那段路程不长,当我离开他走进女生宿舍临时搭建起来的围墙时,我跟自己打赌似的回头看了看,果然,他让我赌赢了,他还站在外面,目送着我?#20800;?#35201;我说什?#26149;媚兀?#25105;只记得那一夜的晚风,像小婴儿的手,轻轻的抚过我的面颊,那麽柔软,那麽温暖。本文由化妆品网站惠美购www.nfhxe.tw转自勇走天涯博客。

相关资讯

 
loading

成功?#23588;?#36141;物车close

购物车共有 件商品,合计:

去购物?#21040;?#31639;再逛逛>>

黑龙江快乐十分爱彩乐 快乐12第20190525035期开奖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 新时时中大奖 2019年白小姐另版先锋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 陕西快乐十分近500期 重庆时时彩调整20分钟一期 5分赛计划靠谱吗 奇人透码开奖结果 时时彩缩水过滤软件